“因为兼职逃课我被学校处分了”

三分时时彩 admin 浏览

“因为兼职逃课我被学校处分了”

  儿童乐园赚钱

  前不久,朋友来找我诉苦。她说她因为想买一个三千的包包,有时候要做服务员到很晚。

  上周考评出来,她因为多次晚归而被警告、通告批评,以至于不能参加这学期的评奖评优。而且因为晚归,更是传出了不少闲言片语。

  我非常理解这位女孩,大家都处于二十出头的年纪,“物欲”如雨后春笋般萌发,心仪起网红身上手里光鲜亮丽的物品,无奈即使在淘宝上的价格也让人望而生畏。

  问家里要钱吧,一想到在劳动岗位上辛苦工作的父母,真的不好意思向他们开口要这满足私欲的几千块钱。想从生活费里节省下来却又不知道要存到猴年马月。无奈之下,兼职看似成了最好的选择。

  鵬宥自从上学期找了个女朋友后,开销一下子就加大了,于是他开始在学校外卖团队里送起了外卖,每个四个小时,每小时20元。

  但无可避免的,这和他的上课时间起了冲突,几乎每天中午晚上,还剩一小节课的时候,鹏宥便会偷偷从后门溜出去送外卖。

  久而久之,鹏宥逃课的事情传到了辅导员耳里,在几次谈话后,鹏宥被严重警告,处分进入了档案。

  鹏宥更是在学期末的考试直接挂了科,连补考的机会也没有。觉得鹏宥送外卖不体面而和鹏宥多次闹过矛盾的女朋友,也在鹏宥的处分全院公示后提出了分手。

  鹏宥出卖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劳动力,还有时间和未来。而售价,仅仅是看似很高的每小时20元。

  我不知道寒假时鹏宥身上发生了什么。这学期鹏宥一改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退出了外卖团队,开始整天泡在课堂和图书馆里。

  我和他聊天时他自嘲地笑了一下:“我当时真的好傻,觉得反正是玩手机的课,还不如20一小时的工作。拿到处分后我爸妈都哭了,问我为什么这么傻,缺钱不和家里讲,只要我能好好地上课,家里多给些钱有什么不可以的。”

  老妈说她供我读了这么十几年的书,不是让我去兼职的。我们的时间之所以能好卖,是因为这个世上有太多人想花钱买时间,而我们用时间换钱真是一种亏本的买卖。”

  鹏宥最后还是开心地笑了:“我觉得我现在在图书馆学习一小时能创造的价值,比20块钱多多了!”

  兼职到底是不是浪费时间呢?朋友小A曾告诉我他原本以为打工纯粹是浪费时间,在加上家里非常富裕,从没有担心过钱的问题。然而在某次朋友的拜托帮忙后,他彻底改变了这种想法。

  “原本只是帮忙去代个家教的,没想到一下就被小孩子的天真快乐给影响了。本来沉浸在自己世界甚至开始有些麻木的脑子都放松了许多。”

  还有一位叫“芋头”的小伙子说自己的第一份兼职是在日料店兼职,最开始会犯很多错误,有时候还会被客人批评,但是店里的前辈都对他很好,他更忘不掉的是一对吃完饭后对他鞠躬道谢的台湾腔父子。

  “一瞬间我觉得我身上的疲劳感都没了,飘飘然的。哦,对了,还有发工资时候真的要感动哭了!”

  除了工资和温暖以外,芋头说他在日料店还学到了好多种料理的制作方法,在家里鼓捣了几次后在情人节做给女朋友品尝,效果拔群。

  我特别羡慕这些在某些领域有一技之长的人,他们不仅能以此受到欢迎,还能借此赚得一些零花钱,甚至可以将它发展成自己毕生的职业。

  在我的社团里有这样一个学长,他非常喜欢摄影和后期制作,大一的时候就老是跑去影楼做免费(可能有一些工资)劳动力。

  大二的时候,他问家里借了一万多元买了一整套设备,开始了自己的摄影工作,利用空余的时间帮别人拍婚照,约拍,甚至投稿照片。一年间就回本了九千多元。现在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成为了别人羡慕的对象。每次应邀回到社团给我们上摄影课也真是满面春风。

  到底大学生兼职是对是错呢?《奇葩说》的贴吧里也有这样的问题:大学生该不该兼职?

  兼职本身没有对错,也没有该不该。我们要思考的应该是这份兼职适不适合你,就像我那位玩摄影的学长,他幸运地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兼职。我们不妨找一些我们感兴趣的,比如喜欢文字的朋友可以多写写文章,投投稿;想要做后期工作的同学可以尝试着接一些简单的单子;擅长英语的朋友也不妨试试兼职小翻译......

  “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在选择兼职的时候要从长远角度考虑,才能做到学习赚钱两不误。

  不知屏幕前的你对大学生兼职有什么看法呢?或者你有什么有意思的兼职经历吗?欢迎在下方留言和团子君分享~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