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隆东方炒棉花浮亏7108万华孚时尚套保赚6631万

三分时时彩 admin 浏览

百隆东方炒棉花浮亏7108万华孚时尚套保赚6631万

  1月2日,百隆东方(601339.SH)发布公告称,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持有的棉花期货持仓合约浮亏7108.74万元。本次年底棉花期货持仓合约浮亏,将减少公司2018年度税前利润7108.74万元,对公司业绩产生较大影响。受此消息拖累,1月3日,百隆东方股价大跌,盘中触及跌停价5.01元,截至收盘,报5.31元,跌幅4.67%。

  就百隆东方的亏损,有市场人士分析,由于棉花价格在2018年5月左右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大涨后,百隆东方的交易部门担心2019年棉花价格还会上涨,于是在高位买入看多合约。不料6月后,棉花价格便开始回调,跌幅高达20%,最终形成几千万亏损。

  对此,中投协咨询部负责人张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伴随着年终会计核算的报表日的到来,百隆东方出表日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棉花期货持仓合约浮亏7108.74万元”,说明百隆东方套期保值的敞口,是存货价值的核算敞口。既然是存货敞口,那么按照套期保值的“方向相反、数量相等、相同会计期间”的原则,百隆东方在存货会计核算计量期间,按照最高不超过50%的会计原则,做空郑州棉花期货合约。

  按照郑州棉花期货指数的走势,百隆东方的期货持仓合约应该是盈利的,而且绝对应该是大幅盈利的,绝对不可能发生亏损,更不可能发生巨额亏损。张涛表示,现在百隆东方的存货价值的核算期间工具敞口亏损了,即使从套保的角度来讲,也不能对外界简单的说,是期货交易的方向看反了!

  因为你的存货敞口就在那里,工具敞口方向用不着你“看反了”,存货敞口已经决定了工具敞口的方向,不用选择多空,建立反向工具敞口,期货必须是做空,不是做多。现在工具敞口发生了浮动亏损,说是套期保值,这种说法是否有点过于牵强?

  值得注意的是,在应对风险措施方面,百隆东方在5月31日《公司关于开展期货套期保值业务的公告》第四条中披露“棉花是公司生产所需主要原材料,公司从事期货投资品种仅限于棉花;坚持套期保值原则,不做投机性、套利性期货交易操作”。张涛表示,百隆东方在《关于2018年底棉花期货持仓合约浮亏的提示性公告》(2019—01)中并没有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向公众披露其在哪一个会计计量期间进行了套保。

  2018年5月31日,百隆东方在发布公告称,当前随着国储棉库存逐步下降,公司预计未来境内外棉花市场价格波动将加大。与此同时,近年来公司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对原材料棉花需求亦不断加大,为防止因棉花价格大幅波动而影响公司业绩,公司决定于2018年度开展棉花期货套期保值操作。

  为规避期货交易风险,百隆东方还设立了期货领导小组,组长由公司董事长担任,并将在公司董事会授权范围内进行套期保值操作,确保公司资金安全。

  市场人士表示,或许出发点是美好的,但期货交易风险也是实际存在的。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百隆东方共持有棉花期货合约4600手(一手等于5吨,4600手的交易规模为2.3万吨),亏损197.95万元。

  百隆东方当期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负债也为197.95万元,这亦说明上市公司交易金融负债期末余额主要系期货公允价值变动。不过,百隆东方2018年三季度的金融负债却飙升至5489.35万元,同比增长461.14%。对此,百隆东方解释称,主要系期末期货合约公允价值变动。也就是说,百隆东方的棉花期货仍在亏损,亏损金额扩大超27倍。

  对此,张涛表示,百隆东方《公司关于开展期货套期保值业务的公告》中第五条,披露了独立董事的意见是“公司开展期货套期保值业务,只限于从事公司生产所需原材料棉花期货交易,是为利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功能,不做投机性、套利性期货交易操作”。百隆东方有具体制度禁止或限制投机交易吗?

  结合百隆东方在2019年1月2日《关于2018年底棉花期货持仓合约浮亏的提示性公告》中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棉花期货持仓合约根据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结算价计算,形成浮亏7,108.74万元”。按照百隆东方披露信息,其无疑是套存货核算期间、保存货敞口价值的套期保值。

  张涛表示,如果是合规的套期保值,其存货期间的年终报表日的核算损益应该是什么样的呢?通过郑商所2018年棉花行情走势,我们很清楚地知道,首先百隆东方上一个结算季的期末存货敞口按照公允价值核算,应该是有大幅损失的。其次,百隆东方上一个结算季的期末存货期货工具持仓敞口应该是盈利的。

  此外,一位长期从事棉花期货交易投资者表示,看郑商所的棉花行情走势,如果百隆东方是在高位接的棉花现货,那现货的损失应该更大。虽然我们目前看到披露的偏偏不是核减现货当期的存货价值,没有披露现货亏损,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有,会计核算期末存货价值为什么不做套期会计的冲销核算,而与中石化一样单独披露工具敞口的损益呢?此外,百隆东方如果没有现货敞口,那么其公告披露的逻辑,都是合理的。如果以上情况都不对,是会计单独核算了期货敞口,出了错误的信息披露,那么百隆东方有套期保值的内控体系和适用的财务制度吗?

  据财报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百隆东方净利润为4.65亿元。经期货市场一役,这一数字就变成3.94亿元,如果百隆东方2018年第四季度主业再表现不佳,百隆东方2018年度净利润的同比增速很有可能再次变成负增长。截至目前,百隆东方未对其2018年年度业绩进行预告。

  值得关注的是,三季报显示,汇丰晋信旗下两只基金出现在百隆东方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其中,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的持股数量为6388.97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4.259%。

  天天基金网显示,截至1月2日,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A近1年的收益为-13.98%,其累计单位净值为1.7924元;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C近1年的收益为-14.47%,其累计单位净值为1.7875元。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汇丰晋信消费红利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的持股数量为761.75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0.508%;

  截至1月2日,该基金近1年的收益为-23.51%,其累计单位净值为1.1268元。

  在2018央视财经论坛暨中国上市公司峰会上,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曾建议上市公司应该专注主业,他表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一个重要启示是不能偏离主业,跨业太大难以控制风险。不知道此时,百隆东方有没有后悔2018年盛夏的那个决策?

  此外,查阅百隆东方定期报告发现,公司作为国内最早进入色纺纱行业的企业之一,一直在棉花期货上持续投资。事实上,百隆东方虽然近五年一直进行期棉的套期保值,但盈利并不显著。通过梳理梳理近年年报,记者发现早在2012年,百隆东方就在炒期货上吃过亏。

  2012年公司投资损失 581万元,吞噬了当年委托利息收入和银行理财产品收益。随后公司在2013年停止期货交易一年,但稍作收手后,2014年百隆东方难耐诱惑,再度杀回期货场。当年棉花期货合约浮盈234万元;2015年,期末浮盈162万元。

  在获得一定盈利后,百隆东方于2016年开始加码进行期货投资。当年公司炒期货公允价值增加3273万元,但到了2017年公司浮亏9万。如今,期棉下跌行情下,浮亏扩大至7000多万元,将此前浮盈全部吞噬。事实上,2018年无论是股市还是商品市场都堪称史上难见的极端行情。

  梳理以上情况,非常清楚地看到,百隆东方一直是对期货敞口损益单独披露,并没有与现货敞口冲销核算后披露,是百隆东方没有对应现货敞口作了投机呢还是根本没有套期财务管理制度呢?

  就连国际知名衍生品大佬James Cordier在裸卖空美国天然气看涨期权(naked short on call)的行情下也发生了惨烈爆仓。而在2017年,更有橡胶期货大佬付晓军在10天内将1亿4500万亏完后跳楼自杀。期货圈从来不缺故事,期货圈的杠杆、疯狂也从来没有过暗淡。但是,这些故事都是投机的故事,不是套期保值。(华夏时报 叶 青)

  1月2日晚间,百隆东方(601339)公告称其棉花期货持仓合约形成浮亏7108.74万元;到了1月3日晚,华孚时尚(002042)则公告,其通过棉花期货套期保值实现盈利6000多万。

  华孚时尚公告,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进行的棉花期货套期保值交易实现盈利6631万元,预计增加公司2018年度税前利润6631万元。

  华孚时尚作为全球最大的色纺纱供应商和制造商,主营中高档色纺纱线,配套提供高档新型的坯纱、染色纱,同时提供流行趋势、原料与产品认证、技术咨询等增值服务。

  目前华孚时尚持续战略加码全球化。去年12月华孚时尚宣布,将在越南隆安省斥资25亿元建设年产能50万锭新型纱线项目,这是公司规划中的100万锭新型纱线项目的第一期。

  棉花是华孚时尚生产的主要成本。2018年中报里,华孚时尚指出,棉花等原料成本占产品总成本约65%,棉花、涤纶原料价格波动将影响公司成本及订单。为平抑风险,根据日常生产经营规划,华孚时尚一方面从棉花生产、加工、仓储、物流开始,提早锁定性价适配的棉花,保证产品质量的优质性与稳定性;同时利用棉花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抵御棉价大幅波动的风险,锁定原料价格的相对平稳。

  在棉花期货套期保值操作过程中,华孚时尚利用公司非生产急用原料在市场期货价格短期脱离价值的时候进行期现对冲交易实现基差利润;在期货价格出现价值洼地时,择机从期货市场买入套保锁定原料成本。

  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截至2018年12月31日,华孚时尚进行的棉花期货套期保值交易实现盈利6631万元,预计增加公司2018年度税前利润6631万元。

  华孚时尚预计公司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7.45亿到8.81亿元,同比增长10%到30%。业绩增长来自主营纱线销量增长,产能调整顺利推进,集聚营运带来效率提升;网链业务快速增长。由此可知,套期保值带来的利润增幅相对预期的年度利润总额占比并不高。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下半年来,棉花价格确实出现一波深度下调,价格大幅波动。棉花自去年8月以来,从最高位18335元/吨大幅下跌至去年12月的14650元/吨,跌幅达20%。进入2018年最后一周(2018年12月24-28日),国际棉价继续大幅下跌,拖累国内棉价继续走弱。

  受棉花价格波动冲击,持仓棉花期货的公司均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百隆东方1月2日晚就公告,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棉花期货持仓合约根据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结算价计算,形成浮亏7108.74万元,预计将减少公司2018年度税前利润7108.74万元,对公司业绩产生较大影响。

  受到该消息影响,1月3日百隆东方早盘大幅低开,随后一度触及跌停,午后缓慢回升,收盘报5.31元,跌4.67%,最新市值79.55亿元。

  对于华孚时尚来说,棉花期货套保浮盈6000多万,虽然占利润的比例并不大,但预计对股价也会产生一定的推动作用。

  天风证券认为,百隆东方棉花期货上的浮亏,预计对2018年全年业绩下调约为3000万元到4000万元,而实际损失有望更低。从中长期来看,浮亏不代表真正亏损,贴水情况下公司可以持有至交割。由于棉花为公司主要生产原料,公司可以长期持有期货,直至现货交割,实际亏损将小于浮亏。同时,期货的“浮亏”有望在生产部门中以棉花现货成本降低的方式进行部分补偿。

  申万宏源证券指出,国储棉储备处于低位,降低对棉价压制,未来如果棉价企稳回暖,百隆东方有望赚回部分浮亏。天风证券也预计2019年期棉单边下跌的可能性不大。(证券时报 康 殷)

  有什么好想法赚钱